陕北农村昔日的红火景象,已成为多少人的美好回忆

更新时间:2017-08-21 09:27:55    来源:铜吴堡
分享:

 

村庄景象

 

选自《铜吴堡》杂志2017年第3期

   ◆ 霍书利

 大院里的生活

   我出生在山村,小的时候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吃过榆钱、吃过槐花、吃过苜蓿、吃过苦菜、吃过马齿苋、吃过甜菜。听着蝉鸣鸟叫、闻着土香,吸着新鲜空气、看着蓝天白云,赏着月景、数着星星、喝着泉水、玩着溪水、捉着蜻蜓、观着野花树木、打着木瓜、采摘着桑果、登着高山长大。

   记事起我们硷上有五个院,五个院共有十二孔窑洞,十二孔窑洞里住着十二户人家,十二户人家有55口人。每家每户吃饭的时间,都是在学生放学回家后,吃饭都在硷上蹲着。大家争先恐后说着笑话,边吃边笑,日子虽不富裕,但大家凑在一起图个乐呵!

   奇怪,那时老鼠也多。因为窑洞破旧,所以我们的十几孔窑洞都让老鼠挖通。八寸长,三寸宽的老鼠多得是,晚上老鼠在窑洞里打架、追逐、跑步,翻箱倒柜寻觅食物,声音大得惊人。睡觉沉的人,鼻子都可能让老鼠抠烂。

   因为窑洞破旧,压檐下的窟窿里住着好多好多叽叽喳喳的麻雀和不知名的小鸟,还有各种颜色不同、长短不等、粗细不一的蛇。有一次弟弟刚出门,一条蛇掉到了他的肩膀上。他一只手揪住蛇噌的扔掉,事后吓得哇哇直哭,瘫软在地!

   鸡鸣、狗叫、羊嚎、猪哼、骡马摆头摇串铃,娃娃哭、小孩闹,吵吵嚷嚷日子真的不好过!

   随着改革开放,时代的发展,农民的生活日益改善。82年开始,我们阳硷上的人家陆续建起新窑洞,并且添置摆设,三兜两柜、椅子、炕桌、立柜。买了录音机、黑白电视机、缝纫机。几年之间都住进了新窑洞。

   2000年开始,村里的人嫌住在山沟里交通不方便,好多人在塬上盖起了平房,架起烤炉,加工土特产红枣,赚了大钱。平房用腻子刮白,瓷砖铺地,壁纸贴墙,摆设阔气。组合柜、沙发、茶几、饭桌、冰箱、彩电、洗衣机,做饭不用拉风箱,咯嘣一开用煤气。

   后来脱贫了的农民思想观念先进,都想进城闯荡闯荡。2005年开始,人们差不多都出去拼搏,村里待着的人也不太多了。

   时至今日,村里只剩老年人与少数留守儿童,硷院坡畖杂草丛生,走过半个村庄也见不了几个人,只偶尔听到对面山上传来的几声羊叫。

   昔日的红火景象已经成为美好的回忆!

村庄的灯

   在我小的时候,家里照明用的是“煤油灯”,豆大的灯火发出的光十分柔弱。它只能让我们看到它是清晰的,其余都模糊不清。如果拿针把它挑大些,能增加点光的亮度。但是,灯芯的顶端就会冒出一缕缕黑黑的烟,能把人的鼻孔熏成黑洞洞。这还不算什么,黑烟会让人咽部感觉很呛。倘若灯芯大,耗油量也就增加了,这可就成了大事。

   那时,一斤煤油的价格是三毛七,可是三毛七对于当时的我家来说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哪还舍得浪费!所以,就在昏暗得不能再昏暗的煤油灯下,我们完成着老师布置的作业,爸爸研究着治病的医书,写出诊后记,妈妈用她的巧手飞针走线,不是补衣服就是纳鞋底,偶尔还哼两句晋剧。

   一盏小小的煤油灯被我们一家人围在中间。油灯陪我度过艰难而值得回味的童年。

   70年代末,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装电灯的消息。

   紧张的拉电工程在我村展开,社员们在电管人员的带领下挖坑、栽线杆。弟弟高兴地既蹦又跳,有些迫不及待。他总问爸爸“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们送上电?是用送饭罐罐提的送吗?”爸爸回答弟弟,“先把高压线杆栽好,高压线拉上,低压线杆栽好,低压线拉上,变压器装上,线路分布各家各户,然后安好电表、保险、灯泡,最后线路大检查。在没有故障、万无一失的情况下,供电公司闸刀一合,通过线路就给咱们送上电了。”“哦!原来是这样!”幼小的弟弟似懂非懂!哥哥在旁边抿嘴偷笑!

   经过几个月的辛苦工作,通电在即。就在此时,呵护了我家四代人的老奶奶,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电灯是什么样子,就走完了她78岁的人生路。爸爸在老奶奶的窑洞里装好线路,安上了灯泡,终于通上了电,电灯发出无比耀眼的光芒!那光,甚至有些不习惯的刺眼!但是老奶奶躺在棺材里毫无知觉!此情此景,让我们全家人悲从中来,哭成一片……

   我想,老奶奶定在天堂那头笑——她感受到了电灯的光,更欣慰的是她的子孙们看到了光明。

 

 

 

下一篇:

上一篇:散文:时间都去哪儿了
精彩看点
社会热点
资讯关注排行榜
视频专区
图库关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