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见到了李老师

更新时间:2017-10-11 07:43:27    来源:
分享:

  李树民,男,中学数学高级教师,1937年农历12月出生于陕西省三原县城东关。他的家庭是一个以农为主的耕读世家。其祖父李廷中先生与国名党元老于右任是挚友。他的父辈中有的在国民党三原县政权中任过要职。李老师自幼在书香门第家庭文化的熏陶下,从小是一个好学上进的孩子。

  1961年夏秋,李树民从陕西师范大学数学系毕业后,被分配来榆林专区工作,开始分他到建立不久的榆林农学院工作,由于当时学院规模小,教职工充盈,未被接收。在专区教育局重新分配时,他来到了偏僻的吴堡县任家沟中学,与他一起来吴工作的还有师大中文系毕业生崔树彦老师。

  这时已到国庆节后的金秋10月下旬,秋雨多而大,出行极不方便。加之任家沟中学离县城宋家川有20余里,途中尽是山间土路,加上连绵的秋雨,道路泥泞。学校座落在任家沟、刘家沟西村沟口的半山坡上,四周环绕光秃秃的黄土山,与省城相比,真是天壤之别。面对如此陌生而艰苦的自然环境,李老师初到学校的那心情可想而知是不乐意的。 可他自从接触了从北京、上海以及其他大城市来的多位老师后,觉得他们品德朴实,为人正派,能吃苦头,工作任劳任怨,一心扑在山区教育事业上。于是下定决心要向这些老同志学习,以他们为榜样,为吴堡县的教育事业奉献自己的青春和智慧。

  李老师被分配为我班高六四的数学老师,他为我们上代数课。初上讲台,他戴一副白框眼镜,留着分头,高个儿。讲话干练,语言表达力强,课堂讲授生动。下课后学生自学时,他经常来教室,同学们有问题请教他,他总是和蔼的详细的解答,与大家交谈,没有丝毫架子,具有新中国年轻大学生的风采。他除了任高一级的代数课外,还带高二级的代数、几何课,又给初三级五个班讲授物理课,一周15节,再加高中班的15节数学课,每周上讲台30节课,可见其工作负荷的重矣!

  李老师在学校勤奋的工作,很快得到了校领导的赞扬和师生们的好评。他和学校的校长、教导主任保持着正常的工作关系。从未有像个别老师利用一切场合,不择手段的伪装积极,突出自己,暗中却干着诸多见不得人的违纪败德的背兴事。李树民老师和这些人截然不同,他坦诚地对待自己做事光明磊落。当领导好心地让他写入党申请书时,他却断然拒绝,认为自己不够格。因为自己家中生活有很多困难,老想着能回原籍工作为家中分忧,这种不安心在陕北工作的思想是不符合共产党员应具备的思想和品质的,因此只能在工作实践认真学习,努力工作,提高政治觉悟,使自己在艰苦的吴堡县锻炼,争取早日达到真正的共产党员的标准,首先在思想上入党。

  李老师觉得自己是新中国培养的大学生,来到教师这个光荣岗位,必须走又红又专的道路。必须继续提高自己的业务知识,开拓更广泛知识领域,这样才能培养出具有多方面广博知识的优秀学生。于是他虚心地向周边的老师们学习,寻找机会和多渠道与老师们接触交谈,深入了解对方,寻找同志们的长处。挤出时间到课堂听别人讲课,事后与自己的备课,讲授方法详细对比,寻找自己的不足学习他人长处。此外,他大力加强自身学习,他订阅了《数学通讯》,反复阅读,从未遗漏一期一页,不断增长自己的业务知识。由于持之以恒的学习,他的数学兴趣更是与日俱增,从而与高等数学结下了永远割不断的情愫,从刚进大学到离职退休,从未停止对这门学科的学习和探索。他深感高等数学对讲授初等数学有很大帮助,站在高等数学的高峰,可居高临下,向学生传授更多的初等数学知识,更利于学生理解各种数学公式,找到学习数学的内在规律,使同学们认识到数学理论在解决速度的基础上,到研制火箭卫星的尖端科学中,其间要用数学解决许多数据,以此培养了学生学习数学的兴趣。

  为了向学生传授知识,李老师广泛的阅读了多门知识的书籍。他学习了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阅读了哲学方面的书籍,扩大了自己多学科方面的知识,又提高了语言表达能力,将数学高深而抽象的理论形象化、简单化,用动人的语言表达,促进了学生接受数学知识的进程。

  为了培养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他细致地分析观察同学在课堂的听课表现和接受能力,他认为知识是在细微中的日积月累,数学课更是如此。只有使学生听懂每一节的新内容,才能具备扎实的基础。通过数学课带动其他课程的学习,同时他还引导同学如何对待个人的私生活,毕业班有的同学处于热恋状态,在紧张的复习迎接高考前,课堂上分心,思想开小差,李老师以很有艺术的方法,提醒他(她)们注意听讲,运用启发式的提问引导这些同学集中思想,不要酿成考场上的遗憾,他风趣地讲到,“不专心听讲遇到疑难束手无策,认真听讲则迎刃而解”。生动的语言使学生的兴趣盎然,从而集中大家的注意力,使课堂呈现出生动活泼的局面。

  上世纪六十年代,李老师只身来陕北工作,丢下他的爱人一人拖带着三个孩子,小孩出生时他从未在其母子身旁伺候照料,甚至连一句知心话也未曾讲过,那时工资仅55.5元,在吴堡工作期间,只有寒暑假回家探亲团聚,他戏称“一辈子夫妻两年伴。”为克服家境的困难,李老师于1972年辞别吴堡,回到故乡三原县,先后在西北医疗设备厂学校,三原县省级重点中学,县教研室任校长、教导处主任和教研室主任,直到1998年退休。在他的教学生涯中,还任过咸阳市第一、二届政协委员、咸阳市数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被全国政协评选为北京市和谐中国十一届教育改革有突出贡献的人物。

  李老师在我上高中时,给我教授过三年的数学课,他的治学精神和师德形象一直留在我的心中,记得有一件事更是刻骨铭心:我们班于1964年7月投考高校时,考场设在绥德县,有吴堡、绥德、米脂、清涧四个县的考生。考前两天,一直下着雨,绥宋公路一段被大雨冲毁,无法通车,我们只好步行爬涉去绥德县城。得知此情况后,先期到绥德县城的李老师多次去绥德汽车站说情请求发车,在半途接同学来县城考试,但人家以多种借口拒绝发车,急的李老师似火上浇油,在城中紧跑找熟人以帮助同学。正好他碰到吴堡县武装部部长吕其林同志,李向吕部长讲了我县考生正步行在路上,要求车站发车在途中接同学们来绥,从而减轻同学们的疲劳,争取考出好成绩。知此情况的吕部长和李老师火速赶到汽车站,向站长再次申说要求配车,车站站长终于答应了,当即发车,在离绥德县城20多里处拉上了所有步行的同学。处于饥渴的学子如鱼得水,真是不知如何感谢解放军吕部长和恩师李老师!这次高考,吴堡考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引起榆林专区各县的震惊。

  自从我离开母校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一直没有见到李老师,我多方面打听他的去向,后来知道他已调回原籍工作,上世纪80年代我去三原县出差,在紧张的公务后匆匆地找他,因当日要去另地,没有找到他。直到2012年才知道了他的住址,终于在金秋10月于咸阳彩虹厂见到了李老师,重逢的愉快让我们激动不已。我们师生互相倾诉了相别近半个世纪的情谊,叙谈中他时时留露出对吴堡老区人民的留恋之情,我也终于了了自己半个世纪的一桩心愿。

2013年春节后于广东珠海市
 

  王兴华,陕西吴堡人,退休老干部,多篇散文作品发表于市级以上报刊、杂志。

下一篇:

上一篇:散文:时间都去哪儿了
精彩看点
社会热点
资讯关注排行榜
视频专区
图库关注排行榜